腾讯控股(00700.HK)

汤道生:腾讯“两张网”时代伸出的一个拳头

时间:18-11-07 20:12    来源:证券时报

去年在成都举行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腾讯实权人物任宇昕走到前台,今年在南京举行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汤道生成为绝对主角。

汤道生目前担任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也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的负责人,这个新成立的事业群,担负着腾讯壮大To B业务的重任,这是腾讯今年全球合作伙伴大会的重头戏。

10月31日,即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召开前日,马化腾发布了今年的公开信,两个关键词分别是“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这“两张网”也对应着一个月前腾讯成立的两个新事业群: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在上月底腾讯宣布做事业群调整时,马化腾就已表态要做好产业互联网,这届大会就是要系统地对外讲解两张网,特别是产业互联网。

腾讯要编制的这两张网,要为腾讯赢得一个未来,又要抵御逼在眼前的风险,就像腾讯伸出的两个拳头,一个对准今日头条,一个对准阿里。

两张网

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是腾讯最重要对外展示和交流平台,这两届马化腾都是提前一天发公开信,而不参加,很多并不怎么重要的论坛马化腾都要参加。

不但马化腾不参加,腾讯其他大佬也不参加,应该是怕参加后成为焦点,从而削弱主角和主题。比如去年只出现任宇昕一个大佬,今年则轮到汤道生。

去年任宇昕走向前台,原因很简单,他是成都人,会议在成都开,他负责开发的王者荣耀名震天下,成为最赚钱的手游,开发团队也在成都,他可以增加腾讯同成都的亲和感。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一年腾讯进行了结构调整,负责内容的刘胜义调走,任宇昕兼管。这是面对头条系进逼作出的调整,腾讯当时砍掉了腾讯微博,微视做得也不好,但是今日头条各个业务爆发,产品开发明显压腾讯一头,令人担忧会最终走进社交环节,从而冲击腾讯大本营。

所以,那次大会上,腾讯宣布要拿出很多资源来奖励原创,要靠内容吸引消费者。任宇昕已在游戏等领域证明了打仗的能力,被派到重要领域救火,是希望他力挽狂澜。

而今年腾讯股价从高点几乎腰斩,对腾讯质疑的声音达到阶段性高点,这次质疑主要集中在To B领域。

和任宇昕的名气相比,汤道生相对要弱很多,他是任宇昕手下。

2012年,腾讯将架构调整为六大事业群,任宇昕出任腾讯首席运营官,领导社交网络事业群和互动娱乐事业群的工作,同时兼任互动娱乐事业群总裁,汤道生出任社交网络事业群(SNG)总裁及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向任宇昕汇报。

SNG业务,是以QQ和QQ空间为基础打造大社交平台,拓展QQ音乐、腾讯课堂、QQ物联等创新增值业务。重要的是,这块业务里有一块是腾讯云服务。

腾讯9月底宣布事业群调整,这次调整的重点,是将社交网络事业群(SNG)、网络媒体事业群(OM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拆分重组为两个新事业群——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下辖“QQ系”的社交和工具类应用,以及新闻、视频、音乐、电竞、动漫等内容业务;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包括云计算、人工智能、企业和政府信息化业务。

这两个事业群的掌舵人,分别是任宇昕和汤道生。

此前任宇昕所管业务众多,网游是他的发家地,就像微信是张小龙的发家之本一样,很难想象张小龙会从微信抽出身来,去管理别的业务。但看起来,任宇昕就要从其他业务中抽身,集中精力做内容。

汤道生原本掌控的领域有一部分划给了任宇昕,但是需要和政府、企业打交道的业务,还有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都交给汤道生打理。人工智能、大数据是百度的发家之本,所以这一块的竞争对手,除了阿里,还有百度。

汤道生其人

微信截图_20181107192834.png

汤道生在演讲中说自己是技术出身。

对于善于出商人的香港来说,汤道生是个异数,他现在讲话的口音还有些结构性不连贯,是典型的南方普通话,他没有走商业、金融之路,而是做了一个程序员。在1991年在美国密西根大学获得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并于1997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

2005年,汤道生回国发展,加入了腾讯公司,在此之前,他加入甲骨文等公司。加入腾讯后,他在QQ秀产品上展示出实力,一方面这款产品流量大幅增长,另一方面是找到产品变现路径。

他一路上升,在2012年取代熊明华掌管SNG,2013年手机QQ和超级QQ业务也归他掌管。因为执掌了腾讯赖以起家的QQ,此后媒体经常将他和张小龙放在一起,制作的标题常以QQ和微信的竞争来制造紧张感,汤道生接受采访时会说双方有竞争,也有合作,主要还是差异化。可以说,他千方百计延长了QQ的青春期。

和张小龙相比,汤道生更愿意在媒体前沟通,更为开放,张小龙最近两次在微信大会上露面,发言都显得思考味儿十足,好像得到某些哲学启蒙一样,但汤道生更直接,更直白,他不会讲那么多道理,也没有豪言壮语,一切都讲究实用性,为了沟通,即使是记者此前问过的问题,他也愿意把相同的答案再说一遍。

3Q大战之后,腾讯不再低头想着做产品,而是要建立一个生态,于是就开始在SNG下面做开放平台,这个平台就放在SNG,云是为合作伙伴提供服务的好方法,于是就开始做云。

腾讯从2015年才开始决定大力推云业务,阿里云2010年就开始大力做。从时间上就落后很多,现在阿里云全面领先。

2017年马化腾在腾讯“云+未来”大会上说,未来用云量就像用电量一样,会成为衡量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指标,但是腾讯云业务并没有弥补和阿里的差距。

汤道生继续获得信任, 有业务惯性的原因,让熟悉的人继续做下去,总比找一个不熟悉的要强。在古罗马和迦太基打仗的时候,古罗马会让战败的将领继续指挥,而迦太基则会降职甚至斩首,等打仗时间长了,古罗马的将领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迦太基能干的将领越来越少,战势就逆转了。

另外,汤道生来腾讯之前做了10年企业业务,以前在Oracle公司工作过,对企业市场很熟悉,也是腾讯少有的有企业市场工作经验的人,但是这个市场和云市场还是有很大差异性,而且客户也不同。汤道生表示,在企业市场上,对于战术上的发力点,比如销售体系、渠道建设,持开放的态度。

汤道生是那种看了之后会让女生“啊”的帅总裁,内部人称汤道生性格隐忍、行事果决。他有一次接受采访时说喜欢体验新事物,比如想跳降落伞、开飞机。

在2017年召开的腾讯云大会上,和华夏银行合作签约之后,对方的人逐渐撤离,剩下他和团队骨干,他们突然就开始欢呼鼓掌庆祝起来,每个人脸上都像开了花,带着一股啃下一块骨头的兴奋,参与庆祝的汤道生一点也没有领导架子,同事们也没把他当领导。

有无To B基因?

外界认为,腾讯制作一在To B上和竞争对手相比落后,是因为没有To B能力,腾讯的业务基本上都是针对普通消费者

汤道生认为,腾讯一直都是2C为主的企业,所训练的人的思维、产品经理都是有一个模式,但企业产品是根据他人需求去想办法打造一个产品。

汤道生不认同腾讯没有To B基因的说法,腾讯曾经也不会做游戏、不会做内容,为什么20年后有了很多此前不具备的能力,“我不认同大家所说的腾讯没有TO B的基因的说法,如果你相信基因就会相信进化,腾讯恰恰是一个不断能够进化的组织”。

也就是说,汤道生认为腾讯没有的,可以长出来。

To B业务还有一个重大挑战是公司治理结构,To B要服务不同用户,就要建立一个庞大的前端部队,客户要求不同,就意味着差异化要求频繁的服务响应,后端人员的工作量也会增加,To C业务产品是统一的,所以需要的人员相对较少。

在拥抱产业互联网的过程中,腾讯将深耕智慧零售、智慧医疗、智能教育、智慧出行、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垂直领域,针对不同行业特点,提供完整、系统化的解决方案,提升数字化应用的便利性和操作性。

上述六个行业做好一个,就能成就一个伟大企业。

迎接ABC时代

今年9月份,腾讯主要创办人、前CTO张志东的一份发言,可以看出为什么腾讯需要做这次业务结构大调整。

张志东认为,腾讯的组织变革滞后了,腾讯为社会创造的独特的优秀产品和连接创新还不够多。云时代和大数据时代在快速到来,社会和科技发展引发不少数字化社会的新问题,腾讯在这类问题上的创造力和推进力,还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厚度和力量。

最近这几年,因为新技术的成熟,ABC时代( AI + BigData + Cloud) 正在到来,而腾讯的组织结构就会感受到很大的不适应性的“阵痛期”。 腾讯的生产组织方式就显得滞后了。

在ABC时代,因为数据中台建设的缺课,除了在技术上会造成许多重复发明轮子的现象,在大数据的应用上,带来很重的数据墙和组织墙的问题。

腾讯上次组织变革主要是应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组织变革帮助腾讯跟上了移动时代的世界潮流,这个组织结构,帮助了腾讯能够从PC年代大踏步地进入移动时代。

而这次变革,就是为了迎接ABC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