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控股(00700.HK)

激活腾讯音乐的 还是周杰伦!

时间:19-09-17 21:50    来源:金融界

420秒钟,500万元销售额,5条微博热搜,阅读量数十亿,周杰伦还是那个杰伦。

9月16日晚,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正式上线。智通财经APP观察到,随后的一小时内,三大平台总销量突破200万张,销售额已然突破了1100万元人民币(单位下同);100分钟后销量达成QQ音乐“双钻石唱片”认证,同时冲到了年榜第八。数据疯狂刷新的同时,同时大量涌入的用户也让QQ音乐服务器陷入崩盘,因此微博话题榜除了周杰伦新歌外,QQ音乐崩了的热度也在飞速提升。

爆款歌曲引来的巨大流量,导致音乐平台服务器瘫痪,一方面说明了周董圈内的号召力,另一方面还是要感谢国内整个音乐行业的进步,因为这种事在前些年“音乐无须付费就可以获取”的时期,是不大可能发生的。

暗藏汹涌的中国音乐版权史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盗版问题就一直阻碍着我国内地唱片行业的发展,那个时代市场充斥着各种盗版卡带、CD,严重破坏了市场的价格体系,之后互联网时代的崛起更是更是方便了盗版传播,影视音乐无须付费就可以获取基本成了网民的“共识”。

2009年,诸如QQ音乐播放器、酷我音乐盒等大批的音乐软件开始上线,极大方便我们在网上听歌的同时,也使盗版音乐存在的版权问题日益严重,有大量的音乐作品可供免费下载和播放,音乐市场就这样被盗版问题困扰、破坏、占据,这不仅严重打击了作者的创作积极性,也危害了音乐产业的正常发展。

直到2015年,国家版权局采取措施颁布了“史上最严版权令”,这才让音乐行业版权问题得以改善,众多互联网音乐服务商纷纷购买音乐版权规避风险,对于期限内没有取得音乐版权的作品采取下架处理。一系列举措让人们看到了数字音乐正版化的希望,国内数字音乐平台大佬更是纷纷加入“独家版权”大战当中,其中尤以腾讯(00700)、网易(NTES.US)、阿里(BABA.US)三大巨头纷争最为激烈,2014-2016年,腾讯与网易云之间出现了多起关于版权纷争的诉讼事件。

虽然“独家版权”似乎让国内音乐产业逐渐走上正轨,但如果版权完全集中在某个公司手中,势必会造成音乐公司既当“裁判”又当“选手”的窘境,因此这种模式在全球数字音乐行业中并不是主流范式,西方唱片公司通常不会将整个曲库完全授权给一个音乐平台。

2017年9月,国家版权局连续约谈多个音乐公司、唱片公司负责人后,针对“独家版权”纷争明确指出:“我们应该在市场规则、国际惯例引导下,构建科学授权模式,推动数字音乐全面授权,最大程度减少数字音乐‘独家版权’的现象。”国家版权局出手干预的当月,阿里音乐就与腾讯音乐(TME.US)达成了版权转授权合作,次年2月、3月份,网易云与腾讯音乐、阿里云与网易云也都达成了版权合作,不过4月份因网易云在杰威尔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过程中出现侵权行为,腾讯音乐与网易云的转授权合作暂停了。

截止目前,腾讯音乐版权布局其实已经占据着较大的领先优势,而且公司还在持续深挖版权领域的护城河。

音乐版权布局领头羊——腾讯音乐

持续加码音乐版权上游布局,腾讯音乐优势进一步提升。智通财经APP了解到,2019年8月6日,法国媒体公司维旺迪(Vivendi)公告,与腾讯就环球音乐合计10%股权的战略投资事宜展开初步磋商。在完全稀释计算的基础上,环球音乐100%股权的初步总估值为300亿欧元(约折合人民币2363亿元),相当于2018年EBITA(9.02亿欧元)的33倍。腾讯还有在1年内以相同的价格和条款,额外收购环球音乐10%股权的认购期权。

早在2014年和2016年,腾讯音乐就已分别获得华纳和索尼的版权合作。2017年5月,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也签订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战略性合作协议。如果此次收购股权事项落地,腾讯音乐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深度合作关系都已建立。这意味着在移动音乐领域本就处于龙头地位的腾讯音乐,版权内容库资源将进一步丰富,并且从腾讯音乐最新财报公布的数据来看,对内容投入的加码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音乐内容的投入增加,导致公司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和净利率数据出现下滑。智通财经APP了解到,腾讯音乐2019年二季度和上半年,分别实现营收58.98亿元、116.3亿元,同比增长31%、35%;归母净利润9.27亿元和19.1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7%和9.8%。剔除无形资产及其他由于并购的摊销、股权激励费用、权益投资收益以及可回售股票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公司Non-IFRS归母净利润11.28亿元和23.2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9%和9.0%。

由于上游唱片公司和其他内容公司授权音乐内容市场价格在上涨,公司所需授权音乐绝对值上升,公司也在加大对于原创音乐内容制作投资;而收入分成方面,内容提供方(主播)所获分成比例也有提高,并且公司给予了用户一定的让利激励。因此公司二季度毛利率同比下降7.0pct至32.9%,环比下降2.5pct;上半年毛利率同比下降6.2pct至34.2%。

内容的大幅投入,对腾讯音乐的市场份额提升较为明显。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公司二季度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移动端MAU分别为6.52亿和2.39亿,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移动端MAU同比增速分别为1.2%和4.8%,订阅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及其他付费率为4.8%和4.6%,分别同比提升1.2pct和0.4pct。其中二季度订阅在线音乐的付费用户规模环比增加260万人,创下自2018年一季度以来单季环比增加数的新高。

而根据QQ音乐畅销专辑榜单数据来看,二季度专辑销售额远高于一季度的水平,7月以来还在不断突破。2019年上半年QQ音乐周榜前20名数字专辑累计销售额为1.16亿元,7月单月销售额达就已经达到4711万元,8月仍有加速态势,再加上最近刷屏的周董新歌,腾讯音乐的增长势头并不会轻易停下脚步。

社交娱乐丰富音乐变现方式

庞大的用户市场,叠加“音乐社交”概念兴起,移动音乐平台服务深化已经在路上。智通财经APP了解到,腾讯音乐的营收构成主要分为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两个部分。其中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包含了订阅服务、单曲和数字专辑、广告、版权转授,依托平台为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而娱乐服务收入则包括了主要依托于全民K歌、酷狗直播的直播打赏,全平台的会员费,以及智能设备销售收入。

数据显示,腾讯音乐二季度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服务的营收从2018年同期的32.0亿元增长至43.4亿元,增幅达35.3%,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分别占总营收的26.4%和73.6%,相比去年同期的28%和72%,还有扩大差距的趋势,社交娱乐业务仍然是腾讯音乐目前流量变现最高效的方式。

就目前而言,腾讯音乐依托其强大的版权资源库,保持着巨大的用户基数和大量的社交潜在参与者, 使其“音乐社交”朝着横向发展,这种不同于网易云音乐纵向“深耕”的方式,能让平台社交引导的刺激更弱。弱联系既能保证达到深层次社交的基础, 也不会过多干预用户独自欣赏音乐的状态,就实用效果来说,这种方式的平台扩张更加稳定。而且版权资源库也为娱乐端开发提供更多的可能,所以音乐平台稳固音乐版权优势开拓下游的方式,依旧是目前竞争的主流。

从盗版横飞到习惯性付费下载,并且音乐内容出现的社交娱乐更是丰富了变现手段,音乐领域不再是那个只有头部玩家才能生存的圈子,现在这个阶段对音乐内容制作人来说,是个好时代。

而受《说好不哭》热潮带动,腾讯音乐9月16日低开高走,最终收报13.91美元,涨幅超过1.2%,盘口颇为活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