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控股(00700.HK)

1600亿的腾讯音乐“说好不哭”

时间:19-09-19 10:21    来源:全景网

一个周杰伦“扶得住”1600亿的腾讯音乐吗?

9月16日晚上11:00,周杰伦首发新歌《说好不哭》,付费3元才可收听,新歌上线25分钟后,在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三个音乐平台上总销售量超229万张,销售额突破680万元。

上线8小时10分20秒,QQ音乐新浪官方微博宣布,《说好不哭》的销售额突破1500万元,成为QQ音乐平台历史销售额最高的数字单曲。

 

不仅创下了腾讯音乐娱乐平台内付费收听最快破1000万点歌记录,也一度让QQ音乐的服务器陷入崩溃。

而这一爆款更是让在美股上市的腾讯音乐(TME.N)一度飙涨超4%。截至9月17日收盘,腾讯音乐已连续两日收涨,最新总市值为230.39亿美元,接近1636亿元。

 

 

1600亿市值的腾讯音乐

自2018年收获大量周杰伦歌曲独家版权后,腾讯音乐在数字音乐市场的地位进一步巩固。

带着国内第一家上市的音乐平台、全球第一家实现盈利的音乐平台光环,腾讯音乐于2018年12月12日登陆纽交所,代码“TME”。其首次公开发行价格为13美元/股,募集资金超11亿美元,成为2018年美股市场最大的IPO项目。

上市当日,腾讯音乐最终收盘报14美元,较发行价上涨7.69%,市值约229亿美元。

然而在上市次日,腾讯音乐便没有延续涨势,迎来了短线破发,盘中一度跌破发行价13美元,最低触及12.81美元。下跌之势,并没有得到缓解,上市3天后,腾讯音乐还是跌破了发行价。

此后,腾讯音乐的股价最高也曾冲高至19.97美元,但截至目前,腾讯音乐最新股价为14.09美元,仅略高于上市之初。

 

腾讯音乐日K线

作为中国最大的音乐平台(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也坐拥着巨大的年轻用户群体,腾讯音乐是最被业内看好的一个在线音乐平台。但上市后表现,未免让投资者略显失望。

 

腾讯音乐不靠音乐赚钱

据腾讯音乐2019年Q2财报,当季腾讯音乐总营收为58.98亿元,相较于2018年同期的45亿元,同比增长31%;归母净利润则为9.27亿元,同比增长2.5%。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其之前的业绩,腾讯音乐已经连续三个季度营收、利润增速出现放缓。

即便业绩增速放缓,但这样的业绩在也是可圈可点的。全球最大的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仍在亏损的泥潭中挣扎。Wind数据显示,Spotify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68亿美元、-14.75亿美元、-8918.43万美元、-2.47亿美元。

但这背后有着不可忽视的原因:腾讯音乐,并不靠音乐赚钱。

财报显示,腾讯音乐的营收构成主要分为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两个部分。其中,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包含了订阅服务、单曲和数字专辑、广告、版权转授,依托平台为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

社交娱乐服务方面的收入则囊括了依托于全民K歌、酷狗直播的直播打赏,全平台的会员费以及智能设备销售收入。

从2019年Q2的营收构成来看,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分别占营收比例为26.4%、73.6%。去年同期比例为28%、72%。

 

可以看出,腾讯音乐的商业模式是通过音乐内容吸引用户、通过在线K歌等模式导流到其社交娱乐平台,且直播打赏这一收入比例仍在不断攀升。

 

腾讯音乐版权之困

音乐版权,是在线音乐服务模式的根本。而对于腾讯来说,这项服务也为其积攒了数以亿计的用户。

腾讯音乐Q2财报显示,腾讯音乐月活用户达到6.52亿,而其总付费用户为3100万,仅次于Spotify、Apple Music,居于全球第三位。对比来看,其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用户仅1110万。

而腾讯留住用户也主要靠独家版权。

截至目前,腾讯音乐拥有3500万首曲目的授权,这一数字在中国市场占比达到8成以上。作为腾讯音乐的直接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公开的曲库量为2000万首。

兴起于版权,最终也受困于版权。

为了对抗竞争对手,腾讯音乐在独家版权方面付出了更高的代价,Q2财报显示,腾讯音乐的营业成本达39.6亿元,同比上升了46.1%,这已经是其连续两个季度,营业成本维持这么高比例的增长。

更尴尬的是,数据显示,尽管腾讯音乐月活用户达到6.52亿,但2019年Q2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却仅3100万人,付费占比仅为4.8%,这一比例仅较Q1提升0.8个百分点。

这也暴露出腾讯音乐的困境,版权似乎并不能绑定用户去消费,愿意花钱的用户最终还是占少数。

反观同行业巨头Spotify,据此前Spotify的招股书显示,其9成的营收来自付费订阅,2亿用户付费率就达到了45.5%,而腾讯音乐的付费转化率仅有Spotify的十分之一。

 

尽管Spotify在过去的三年半时间,亏损了近24亿美元,但其总市值高达232亿美元,超过了持续盈利的腾讯音乐。

可见,对于腾讯音乐而言,最大的挑战还是在于如何激发6.5亿活跃用户的付费热情,提升用户的付费率。

 

未来想象空间在哪?

那么,未来,腾讯在线音乐付费比例提升空间大吗?

一般而言,音乐版权的授权期限为3年,相对于视频,音乐广告位、转化率更少更低。

2015年,腾讯研究院曾算过一笔账:每千首音乐消费,流媒体网站需要负担版权成本2.5元,带宽成本1.6元,而广告收益仅有1元,净亏3.1元。

全球在线音乐平台Spotify同样面临此困境,该公司尽管拥有8700万付费用户、45%的付费比例,但仍未摆脱亏损。

目前,腾讯音乐大致可以分为三类:订阅(即包月包年的会员)、单曲、打赏(社交娱乐)。

订阅类目前的单价在15元/月左右,为视频类单价(30元/月)的一半,可提升空间不大。而过去几年,腾讯音乐订阅类收入的总量及增长都比较弱。

 

不可忽视的是,市场已经出现了竞争对手联合对抗腾讯音乐的信号。9月初,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在收购网易考拉的同时还以7亿美元投资网易云音乐。

对于腾讯音乐而言,其将面临在线音乐市场的新的对抗格局。

目前,网易云音乐坐拥8亿用户,但和腾讯音乐一样,其也面临着变现难题。对网易云而言,想要变现同样需要更多的版权及用户。因此绑上阿里巴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一个周杰伦给腾讯音乐带来了千万级别的收入,也让其看到了周董式的流量增长点。而未来,腾讯音乐能否能够持续打造爆款,能否“说好不哭”呢?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全景财经)